行业新闻
“特高压之父”刘振亚和他的国网14年
作者:  来源: http://www.bdlx.com.cn/hyxw/n707.html 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17
2016年5月16日下午,国家电网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,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陈希通知宣布:舒印彪同志任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、党组书记,免去其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职务;免去刘振亚同志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、党组书记职务,到龄退出领导班子。 此时,距离刘振亚成为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、党组书记已11年半有余——因此业内也称刘振亚掌舵全球最大电网12年;距离刘振亚担任国家电网公司筹备组副组长已13年半有余;距离刘振亚1974年9月成为山东省工学院电力系学生则是41年半。山东郯城人刘振亚生于1952年8月,一生都是“电力人”,目前63周岁零9个月,按照相关规定,已经超期服役9个月。 近年来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刘振亚退休的传闻,这次是真的到点退休了。刘振亚近日在接受包括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曾就退休问题做过表态,“我已经是超期服役,我的想法就是站好最后一班岗,只要组织没让停下来,还是上足劲儿的发条在不断运动当中,到点了就赶紧换一种生活方式。” 从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、党组书记位置上退休以后,刘振亚仍然不会离开电力系统。目前,其身上仍然有两重标签:一个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主席,二是中电联第六届理事长。按刘振亚的说法,就是“大家选我当主席,我就把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弄好。干一样算一样。” “特高压之父” 刘振亚用一句话就总结了自己的职业生涯,“我学的是电力,干过电厂,在基层电力局干过14年,从一般人员干到局长。后来又从山东到北京,在国家电力公司和国家电网公司工作。” 公开资料显示,从山东省工学院电力系毕业以后,刘振亚正式开启了自己的电力职业生涯。他的职业生涯大致分为三个阶段,第一阶段从1977年7月至2000年11月的23年间,刘振亚自山东省白杨河电厂技术员做起,干到山东电力集团董事长、总经理、党委书记兼山东鲁能集团董事局主席。 第二阶段自2000年11月起,刘振亚到北京担任国家电力公司副总经理、党组副书记,直至2002年10月。 由于2002年4月我国旨在推进厂网分离的电改大幕开启,国家电力公司在当时即将被拆分为两大电网和五大发电,刘振亚从2002年10月其成为国家电网公司筹备组副组长,从此开启了14年的国家电网之旅。 在国家电网公司,刘振亚的履历又可分为两个阶段,一是2002年12月至2004年10月担任该公司副总经理、党组副书记,二是从2004年10月开始担任该公司总经理、党组书记,掌舵全球最大电网12年。 由于在国家电网公司任职期间,刘振亚拍板决定发展特高压——不仅是在国内推进特高压,而且最近几年提出基于特高压电网的全球能源互联网,将特高压推向全球。因此,刘振亚有了“特高压之父”的称号。 不过,刘振亚告诉记者,在“掌舵”国家电网公司之前,他就提出了发展特高压的建议,“我是2000年到北京的,2001年尽管我在国家电力公司分管政工、后勤、农电等工作,但我那时就提出要发展特高压。” 为什么要发展特高压?因为“到北京以后,我才感觉到我学的东西和电网对于中国的意义。到国家电力公司,在国家的层面才能看清电网应该承担的使命,就是要像高速公路配置资源那样在全国配置电力。”刘振亚表示,“但是那是的电网有这个使命,不具备这个能力”,因此必须发展特高压。 “到2004年10月,组织任命我担任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,上任以后不到一个月,我就迫不及待召开党组会,决策发展特高压,下决心发展特高压。”刘振亚表示。 国家发改委于2006年正式核准了我国第一条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工程晋东南-南京-荆门示范工程。3年以后的2009年1月6日,这项工程正式投入商业运行。此后在2010年7月,国家电网又成功投运了我国第一条特高压直流工程——向家坝-上海±800千伏特高压工程。 但特高压工程从提出到落实,一直在业内争议不断,主要质疑声音有两个——一是特高压是否经济安全?二是特高压是否会加剧垄断?国家电网方面一直认为,推进一项事业不可能全部是赞成的声音,有反对意见也是正常的。 对于“特高压之父”这个称号,刘振亚表示,现在,“特高压干成功了,人们把我和特高压连在一起并不奇怪。现在人们说我是‘特高压之父’,那是没有看到我因为特高压被批评的时候。”伴随着特高压工程的推进,刘振亚也“一直被特高压”,但对于这段往事他不想再提。 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4月,国家电网已经建成7个特高压工程,其中包括3个交流特高压工程和4个直流特高压工程;另外,还有11个在建特高压工程,其中包括5个交流特高压工程和6个直流特高压工程。 狂野的全球能源互联网构想 伴随着特高压在国内的成功推进,特别在全球环境压力、碳排放压力越来越大,全球以水能、风能、太阳能为代表的新能源替代煤炭、石油等传统能源的步伐越迈越大的背景下,刘振亚和他“掌舵”的国家电网开始在更高的层面思考问题。 刘振亚于2014年5月在“全球可持续电力合作组织峰会”上首次向国际社会抛出了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发展构想。此后,刘振亚陆续在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学会、联合国等层面不断分享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构想。特别是在2015年12月举行的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,国家主席习近平代表中国倡议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以后,全球能源互联网迅速在全球成为热词。 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核心思想是:当前能源改革的出路在于推进清洁替代和电能替代“两个替代”,同时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,特别是要开发“一极一道”等大型能源基地、构建全球特高压骨干网架、推动智能电网在全球广泛应用、强化能源与电力技术创新。 按照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发展构想,此项宏伟目标分为三个阶段推进:一是“洲内互联”,到2020年形成共识,到2030年根据技术经济比较优势,启动大型清洁能源基地建设,加强洲内国家之间的电网互联;二是“洲际互联”,2030~2040年间,在继续加强各洲主要国家电网互联的基础上,按照先易后难的次序,推动“一极一道”等大型能源基地开发和跨洲联网取得重要进展;三是“全球互联”,在2040~2050年间,按照重点突破、全面推进思路,加快全球能源互联网建设,逐步形成全球互联格局,推动实现“两个替代”目标。 对于刘振亚和国家电网的全球能源互联网计划,曾经在日本提出过“亚洲超级电网”构想的日本软银董事长、日本可再生能源协会会长孙正义有过一段有趣的评价:2016年年初,“我和刘振亚先生吃了一顿饭,我看到这个人和我有着一样狂野的想法,他比我还狂野,他认为不仅要亚洲互联,而且要全球互联。我们喝了很多茅台,我也听了他的很多愿景,他的想法比我的想法要宏大得多,我非常地敬仰。” 在2016年全球能源互联网大会上,刘振亚透露,“我们已经规划了‘5+1’的亚洲电力联网格局,‘5’是指东北亚、东南亚、西亚、南亚、中亚的电网,‘1’是指中国的电网。其中,四个周边电网都会与我国直接相连。”特别是中国国家电网、韩国电力公社、日本软银集团、俄罗斯电网公司已经签署了《东北亚电力联网合作备忘录》,全球能源互联网第一阶段——洲内互联,有望加速在亚洲开花结果。 刘振亚现在关心的问题,主要就是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推进。他表示,对他来说,“只要事业能干成,只要特高压能成功,只要全球能源互联网能成功,(我个人)怎么样都行。” 退休以后继续“电力人”之路 刘振亚从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、党组书记的位置上退休以后,并不意味着他将淡出公众视线,他将以其他身份继续“电力人”之路,继续推进全球能源互联网。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在2015年12月下旬召开第六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暨第六届理事会一次会议,刘振亚成为中电联第六届理事长。 同时,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一届一次理事会2016年3月底在北京召开,刘振亚全票当选为该组织第一任主席。 另外,国家电网也已在2016年2月初注册成立全球能源互联网集团公司,继续推进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构想。 退休以后,刘振亚将如何继续发挥余热、推进全球能源互联网?高层更迭以后,国家电网将如何继续推进全球能源互联网?这将成为今后业界持续关注的热点问题。 公开资料显示,刘振亚“掌舵”国家电网公司12年,将这家公司从资产万亿出头、利润五六十亿元,带到资产超过三万亿元、利润高达865亿元;根据2015年经营数据,国家电网在世界500强中的排名将升至全球第二,成为仅次于沃尔玛的巨型企业。